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寒王專寵:逆天醫妃 作者: 三日月落 字數:2276 更新時間:2019-11-16 23:30:15

第四十八章

第三章

邵銘第二天一早就趕早班飛機回來了,他和程向南也交往大半年了,程向南性子溫和,很會照顧人,他也有幾分想定下來的心思,就帶著程向南參加了幾次朋友間的聚會,打算事先讓程向南和朋友們相互認識一下。

邵銘也感覺到了程向南在聚會上的無所適從,但程向南太過內向,參加聚會多交幾個朋友總歸沒有壞處,不過邵銘看程向南幾次聚會后情緒越來越低落,也不想逼他太緊,就想帶他去國外轉轉,調劑一下心情。

程向南開學就大四了,到時候要忙的事情還不少,現在離開學還有兩周,自己的工作也告了一段落,簽證今天就可以拿到,邵銘突然很期待程向南聽到這件事會有什么樣的表情,他心情頗好的進了家門。

嗯?怎么回事?乖乖崽程向南竟然沒像往常一樣出來迎他,難道是趁他不在睡懶覺呢?

邵銘一邊有些好笑的想著,一邊放好行李走到程向南房門口猛地推開準備嚇他一跳。

撲面而來的酒氣立刻讓邵銘狠狠皺起了眉頭,目之所極,地上都是散落的酒瓶,地板上有好幾灘酒漬,程向南就躺在那一堆狼藉里,手里的酒瓶翻倒,睡衣濕了一大片,邵銘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沒想到幾天不見,他竟然把自己喝成這個樣子,往日里那副乖孩子形象難道說是騙人的么!?

邵銘怒極,看著躺在地上喝的滿臉通紅的程向南,立馬把他揪起來,扒了睡衣扔浴缸里拿著冷水管劈頭蓋臉的對魚缸里的人沖下去。

陸瑾安在識海中早就被系統叫醒,看著邵銘的舉動,立馬戲精上身,對著七七假哭:“嚶嚶嚶,這個討厭的男人虐待我,七七救救你家可憐的執行者吧~”

系統抓狂:“你特么不是故意把自己搞成這樣的嗎!還有,勞資現在叫棲梧!”說完丟了個巨型榴蓮砸過去。

陸瑾安抱頭慘叫著竄出識海,回到程向南的身體,立刻被冷水激到,他狠狠地抖了一下身體,開始對著邵銘飆演技。

邵銘正在氣頭上,給他沖洗的時候下手沒個輕重,不過他還沒沖幾下,就看到浴缸里的人顫抖著把自己縮成一團,口中喃喃自語,不停的叫著“邵銘哥”。

邵銘有些驚訝,程向南一直以來都叫他邵先生,也不是沒讓改過,但程向南總說自己習慣了叫邵先生,反而覺得直接叫他名字會別扭,邵銘無奈,只好歇了讓他叫自己名字的心思,沒想到程向南醉成這樣竟然開始叫他的名字,邵銘的心驀地軟了。

陸瑾安感覺到邵銘的動作變輕了,澆在自己身上的水變得溫暖了,立刻打蛇隨棍上,他看似艱難地撲騰著抓到邵銘的一只手,然后拽著那只手貼到自己臉上,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昨晚陸瑾安故意沖了冷水澡,又開著窗睡了一晚,程向南這宅男的小身板自然經不起這么折騰,沒多久就發燒了,現在他成功逮到邵銘的手,他死死摟著那只手開始假裝說胡話:“銘哥,銘哥,我難受……難受,嗚……”

好嘛,叫銘哥也是順手拈來。

陸瑾安帶著哭腔繼續道:“我知道,嗚,我配不上你,你那么優秀,嗝,你的……朋友也那么厲害,我又孤僻,又不會說話,嗝,還……還是個死宅男,嗚嗚嗚,你要是知道我是宅男,你肯定,嗝,會討厭我的,我一點也拿不出手,還在聚會上冷場,嗚,我……嗚嗚嗚”

陸瑾安突然忘了后面該說什么,只好就此打住,哭的越發傷心。

邵銘的手被緊緊抓著,程向南說話時滾燙的鼻息噴在他手上,邵銘馬上就發現了不對勁,他趕緊停了水,用另一只手探向程向南的脖頸,果然燙的厲害,他立刻用浴巾裹著程向南把他抱到自己房間,找了溫度計一測,竟然燒到39度,他趕緊找了退燒藥,還打電話叫家庭醫生過來。

陸瑾安自然不會放棄這難得的機會,還在扮演著一個燒到說胡話的小可憐,他模模糊糊的說了很多,但中心意思就是邵銘太過優秀,而平凡的自己根本配不上邵銘,還間接表達了他對邵銘的感情和害怕被邵銘嫌棄的惶恐。

程向南的嗓音本來清亮的很,現在因為發燒變得嘶啞,又帶著哭腔可憐兮兮的說著胡話,邵銘聽得心里早就軟成一灘水。

他第一次這么清楚的感受到到程向南的自卑與惶然,邵銘不禁對自己不夠關注程向南的情緒而暗暗自責,他決定等程向南病好之后好好和程向南談一談。

家庭醫生來看了程向南的情況,確定他病的不是太嚴重,給打了退燒針,還告訴邵銘注意給病人物理降溫,邵銘一一答應。

醫生在陸瑾安心里暗搓搓的詛咒聲中走了,陸瑾安只覺得屁股痛到讓他想立刻起來罵人,但他只能憋屈的忍著,識海里系統笑成一團打著電火花的棉花糖,陸瑾安憤憤不平的偃旗息鼓,畢竟程向南的身體現在確實難受的很,他說的那通話也起到了效果,陸瑾安放下心睡了過去。

邵銘看他安靜下來,以為退燒針起了效果,細心的給他頭上弄了冰袋,又拿了酒精給他擦著四肢。

然而那么瓶酒卻不是白喝的,沒多久陸瑾安就被胃里翻江倒海的嘔吐感刺激醒了,好在邵銘就在跟前,陸瑾安控制不住自己表演的欲望,于是又哼哼唧唧的說難受,還拿手捂著嘴,邵銘立馬很上道的抱著他去了衛生間,等他吐完之后仔細地給他漱了口。

陸瑾安吐了好幾回,邵銘也跟著被折騰了好幾回,后來竟然破天荒的學會哄人了,陸瑾安表示自己這波操作真是666,系統對此則表示了無比的嫌棄。

不過醉酒的感覺真是糟透了,到最后陸瑾安終于撐不住徹底睡死過去。

睡著的程向南看著軟乎乎的,恢復了平時乖乖崽的樣子,邵銘摸了摸他的額頭,感覺熱度退了不少,放下心來之后覺得有點餓,看了下時間,發現都快中午了,程向南又生病,吃的需要清淡些,于是他去廚房熬了一鍋粥,期間還任勞任怨的收拾了程向南垃圾場一樣的房間。

給程向南這個睡到迷糊的破小孩喂了小半碗粥,剩下的那些都被邵銘包圓,姍姍來遲的時差感讓邵銘困極了,本想趕早班飛機給程向南一個驚喜,結果本該接受驚喜的人反而給了他一個驚嚇。

邵銘捏著程向南的鼻子笑著罵道:“死小孩兒,心里有事也不會說出來,醉了倒挺實誠,這么折騰我,看你好了我怎么教育你!”

陸瑾安和系統抱成一團在識海里呼呼大睡,渾然不知自己醒來后要遭遇什么。

作者的話
三日月落

作者什么都沒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