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東道西佛 作者: 畫船聽雨 字數:5139 更新時間:2019-11-17 00:00:00

第38章 子瓊煉器

子瓊隨意的看了看,邁著悠閑的步子,繼續關注著周圍青石之上所出現的一些奇怪之物。挑選了不少好東西,其中有兩把長劍,銹跡斑斑的不成樣子,一把長弓弩,有多處破損,器王修不好的法寶,不代表子瓊就修不了,子瓊估計六件法寶幾乎是整個古寶市場的存貨。前身最少是寶器級別,可是本身的材料就極其昂貴,回爐再造,子瓊有把握做成極品靈器。可惜擺攤之人當成廢品,不用一萬銀兩就買下。收入紫霞玉琢中。子瓊的舉動被宮解語看成白癡,也非常妒忌子瓊出手闊綽,粗略估計一下,子瓊身上最少也有十幾萬銀兩,原本買宅子的錢幾乎清空了儲物袋,前幾日蕭十三從西夏賣丹帶回了一批錢,錢包又鼓了起來,她身上不少于五十萬銀兩,這還是出門前,拿來來古寶市場試試手氣。

子瓊大批人馬回到歇腳之處,卻見了陸長風等六位長老面色嚴肅,在他們身后,也有不少南夏學府弟子,都常年在外歷練的弟子,今日聚集,主要是為南夏學府助威來,南夏學府的崛起重燃起信心。

陸長風也打算趁著混元乾坤界試煉這個機會召回,現在的南夏學府不比往日,無須擔心資源,因接收了監溪學府地盤與最近的擴張,出現人手緊張的情況。

“你們跟鳳凰學府的人起沖突了?”陸長風微笑看著子瓊,問道。子瓊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剛欲說點什么,陸長風又是開口道:“聽說你差點把遲厲芾打殘了?還逼退了卷云手李少墨。” 子瓊一愣,這消息傳得太快了,才過多久,點點頭,道:“嗯,鳳凰學府的實力比我預料的弱。”

“哈哈,如果可以的話,給我把鳳凰學府的人試煉中打殘了。”子瓊話音剛落,陸長風便是忍不住的笑起來,笑聲中掩飾不住的殘忍。子瓊等人錯愕,看這模樣,不像是來教訓,反而支持子瓊這樣做。

“有些仇,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現在時候到了。”陸長風目光銳利,帶著強烈的殺意說道。子瓊默默點點頭,雖然對于所謂的舅舅的樣子,子瓊已經不記得了,舅舅結的這個仇子瓊還是會報。

“混元乾坤界試煉尚未開始,你們便是跟鳳凰學府對立起來,想來后面若是在混元乾坤界中遇見,都得小心一些。”

“嗯。”子瓊,夏飄雪等人都是點了點頭,這里大多數人都與鳳凰學府有著血海深仇,就算沒沖突,也會在混元乾坤界試煉找鳳凰學府的麻煩。

“嗯,都先去休息,混元乾坤界試煉兩日后開啟,這兩日,你們就都消停點,這些時候混元乾坤界魚龍混雜,別惹什么亂子來。”陸長風揮了揮手,笑道。“是!”眾多弟子聞言散了開去。

“這妞,還真讓人意外,那李少墨,恐怕現在已經達到煉氣八重境大圓滿了,竟然這樣都被子瓊逼退了。”望著子瓊等人散去的地方,離天驥咂了咂嘴,忍不住的道。

“我這個寶貝侄孫女隱藏的手段不少,要對付她可沒那么容易。”陸長風滿臉自豪說道。三年前他因嗑子瓊的丹而突破了造化境,這兩年又升了兩層,現在意氣風發,高興得很。

“倒也不能大意,估計李少墨只是試探瓊兒而已。天驕榜第五,如果在以前還沒有突破煉氣九重境,就算是我們也沒有把握敢說穩贏李少墨,混元乾坤界試煉開始后,還得叮囑子瓊他們小心一些。”

接下來兩日,混元乾坤界的人氣火暴,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飆升,不僅三十六道場盡數趕到,甚至連四十八洞,也聞風而來,一時間,這座混元乾坤界內,強者云集,極為混亂。

大多數南夏學府弟子都是安靜的留在歇腳點修煉,崛起不宜惹事身份,徒增仇家。子瓊顯然也是清楚此時混元乾坤界的狀況,雖并沒有被禁足,但他這兩日也是安靜的留在房間之中,實際已經躲到紫霞秘境內,房間里實際上已經化形成功的虎子在掩人耳目。

對于擁有三十幾顆轉化丹的子瓊來說,隨便給兩顆虎子根本就是小問題。

只是讓子瓊意外的是轉化丹的效果,虎子居然直接突破達到煉氣六重境中期,子瓊那個叫爽。紫霞秘境內,子瓊將最后第二把寶器修復后,成功達到極品靈器水平后,無奈的放下手中的長弓弩。

此弓弩弓弩身刻有火鳳二字,顧名思義,如火似鳳。弓弩桿皆以千年古木打造,堅硬無比。弓弩身經煉器師細心雕刻,歷時一年三個月,始告功成。再看此弓弩時,一條鳳凰盤其上,鳳嘴刻在弓弩尖處,似是吞云吐霧一般。弓弩尖更以千年寒鐵打造,尋常鐵塊難擋其鋒。

可惜打破之后,弓弩身與弓弩尖破損,就算子瓊用其他材料修復,這輩子也僅僅只能保持在極品靈器水平,至于另外一把極品靈器,則是一把三尺青鋒,命名為凰鳴劍。把鳳舞冰棠劍和凰鳴劍合二為一,融合成功后取名凰鳴劍。

“我說大哥啊,幫幫忙,凝聚一道凰靈給我鳳舞冰棠當器靈,我敢保證鳳舞冰棠最少也要達到中品寶器,甚至可能是上品寶器水平。”子瓊看著天空翱翔的昊天冰凰,滿臉希冀的說道。

冰凰巨大的凰頭伸出,滿臉鄙視:“就一把破寶器,要我舍五十年修為,給你凝聚鳳靈,想都不要想。”冰凰柴米油鹽不進,子瓊異常郁悶,最后氣急,將凰鳴琴一收,準備帶走。

“你要干嘛?”冰凰一看,臉色頓時大變,不管怎么說,現在她的魂魄可是寄居在凰鳴琴內。“此琴我用又用不得,放著也浪費,準備換器靈來用用。”子瓊滿不在乎,氣得冰凰直咬牙。如果以前冰凰自然不在意,最多換個瓊瓊,可紫霞秘境內,用著如此濃郁的仙元力滋養,沒有肉體無法恢復到巔峰狀態,可依舊比呆在凰鳴琴內強,更重要的在紫霞玉琢內,可自由翱翔,別提多舒暢。

“好,我給你,但是你必須欠我一個人情。”冰凰忍痛從魂魄內分離出一縷殘魂,然后借五十年功力,給子瓊凝一道冰藍色的凰靈。望著縮小版的昊天冰凰,子瓊滿意的將凰鳴琴隨手一丟,反正是寶器,沒那么容易摔壞。

“謝謝大姐了,人情什么的好說。”子瓊接過凰靈,隨口說了一句后,轉身去融合這道凰靈。

在天空之中的冰凰看著正全神貫注的融靈的子瓊,嘴角微微翹起,一個丹帝的人情,在前世冰凰也沒有幾個,甚至好幾個根本就不把他這個主放在眼里,很多時候為了求顆丹藥,都差點被丹帝當成狗使喚。

至少眼前的子瓊,沒有丹帝那樣盛氣凌人,又是平輩之交,因為彼此之間同病相憐,一直以來都惺惺相惜。很快,在冰凰錯愕的目光下,鳳舞冰棠化凰飛起,一頭足足比自己小上不知道多少的冰凰出現,飛翔九天的模樣栩栩如生,更冰凰一模一樣,就算手上傷疤都一模一樣。

許久,冰凰眼皮一閉,向最近的一座山峰飛去,然后蒙頭撞上去,整個紫霞秘境也因此響起一陣巨大的轟鳴聲。

子瓊愣了一下,召回鳳舞冰棠,已經擁有器靈的鳳舞冰棠劍身上印有一條栩栩如生的昊天冰凰,整把劍握在手中,清晰的感受到陣陣凰鳴,手指在其身上輕輕一彈,一陣凰鳴聲震耳欲聾。

上品寶器,紫霞山脈可以算是最頂級的法寶,如果被人知道子瓊這個小小的煉氣六重境修煉之士身上帶著上品寶器的話,絕對會引起腥風血雨,就算是后天境老怪出現也不是不可能。

這些事情對于子瓊來說沒有任何麻煩,以她的煉器水平,在表面上做點手腳,保持極品靈器水平就好了,真正體驗到鳳舞冰棠威力之人,子瓊絕對不會讓他活下去。當次日清晨第一縷光束撕裂云層,照耀在大地上時,整個混元乾坤界,無疑是徹底的暴動,一道道身影,如同蝗蟲般呼嘯趕往那進入混元乾坤界試煉地點的地點。

在距混元乾坤界中央不遠的地方,那里的土地,已是盡數的轉化為一種極端暗沉的黑暗之色,一絲絲令人靈魂都是感到顫抖恐懼,從地面之中散發出來,不少修為太低的人,更是臉色蒼白。混元乾坤界試煉地點這片區域,終年被一道源自遠古大殺陣所籠罩,這道陣法,是齊聚天地間頂尖的強者聯手構造,這陣法,也是將這片大地,封鎖了數萬年之久,當初這里是天下盟總部所在,與外圍不同,每十年才開啟一次,每次進入的修為不能超過煉氣九重境。

外界的天空,已站滿鋪天蓋地的人,而且在那遠處,不斷的有著急促的破風之聲,還在繼續壯大這可怕的人山人海。一片黑色山脈,溪水的都是黑色,只有黑色一個顏色,在山脈的前方盡頭,空間呈現一種扭曲之狀,將黑色山脈與混元乾坤界脈徹底的分離開來,而那個黑色山峰就是整個混元乾坤界山脈的道場所在,乾坤峰。

咻!“真是壯觀。”眾人懸浮在半安,而后目光望著四周那幾乎看不見盡頭的人山人海,都是不由得咂了咂嘴,不愧是紫霞山脈十年一度的盛事。子瓊也是頗為震動,在那鋪天蓋地的人影中,她察覺不少隱晦而強大的氣息,看得出來,這里藏龍臥虎,不知有多少,這混元乾坤界試煉,強者云集!幾乎將整個紫霞山脈所有三十歲以下的煉氣九重境之下的修煉之士蘘括其中。

夏飄雪幾乎將每一個對手都給查探清楚,在子瓊注意到對方的時候,就給子瓊一一解答

“左邊那批黑衣人,以及他們不遠處的紅衣弟子,便是血煞組織的弟子,而這一次,血煞組織年輕一輩之中最厲害的人,是一名叫做李,原來李投靠了血煞組織,提高了兩層只能又禍害了兩個姑娘,而血煞的那領頭弟子,名為蛍天,他們兩人的修為,也都是達到了煉氣七重境大圓滿地步,特別是李擅長玄幻陣,攻擊手段,變化莫測,極為的難纏。”夏飄雪指向另外兩處,接著道。

子瓊的視線順著望過去,李雖然只是煉氣七重境大圓滿修為,可是神識卻達到煉氣九重境初期,很不錯了。

然后又是轉向了那血煞組織方向,那里,有著一名身著鮮艷如血長袍的青年,在其血袍之上,布滿著詭異的符文,隱隱間,有著血之咒印綻放出來,看這模樣,這血袍競然也是一件不弱的法寶,應該是可以激發血之咒印的第二階段的特殊法寶。

“血之咒印第二階段啊!”

子瓊微微咂嘴,按道理血之咒印是絕對不可能開啟第二階段,開啟第二階段的血之咒印子瓊還沒有見過,不知道會成為什么樣的怪物,對于這一點子瓊非常感興趣。

蛍天指了指子瓊,然后做了一個抹脖動作,然后用匕首將自己一個耳垂割下來,丟向子瓊。子瓊皺著眉頭,厭惡地拍出一掌:“拿回家喂狗吧。”

周圍大多弟子紛紛與子瓊拉開距離,唯恐惹禍上身。夏飄雪膽戰心驚的說道:“每一個被蛍天親手丟過耳垂的人,必會被他以極其殘忍的方式殺死,然后被做成煉尸跟隨,他還沒有尸姬護衛,這是尋找尸姬的征兆。而被殺之人周圍的人也不會有好下場。”

子瓊點點頭,將另外兩把修復好的極品靈器交給夏飄雪。

“沒事,我會親自解決他們,這兩件武器,一件給你,剩下的那件你看著辦,進入乾坤峰,自己小心點。”

夏飄雪渾然不在意的接過子瓊的兩件武器,兩件武器表面平淡無奇,身上也沒有靈器特有的靈光流動,所以夏飄雪并不在意,隨手接過,剛剛用真氣一激發手掌的武器,猛地睜大雙眼。

每一個法寶內部都擁有層層陣法,擁有一層陣法為下品法器,二層為中品法器,以此類推,子瓊給的鳳鳴劍足足有八層陣法,這不是意味著極品靈器嗎?

“此劍表面已經被我做過處理,小心點就不易被發現。”子瓊看出夏飄雪的震驚與疑惑,環視四周一眼,淡然的說道。

“謝謝,子長老。”夏飄雪第一次萌生士為知己者死的想法,想起以前自己一個,別說是法寶了,就算修煉資源都要自己搞,極品靈器那連做夢都不敢想,下品靈器對于夏飄雪來說都是奢侈,自從跟了子瓊之后,修煉資源任用,現在還有極品靈器,讓夏飄雪如何不激動。

“這一次試煉我要獨立行動,所以師兄弟們的安全就放在你身上了。”

子瓊說了一句后,又是看向另外一處,那里有著大批的黑衣美女,他們很多人臉上都帶著面紗脖,婀娜多姿,舉態高貴,一股股上位者的氣勢,散發出來,對于一些特殊癖好的男人來說,焚香樓的女修們有著致命誘惑。。

那最前方的一人,正與一面之緣的獨孤珠。當然,這種錯愕僅僅持續一瞬便消散而去,因為從獨孤珠今天的狀態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真氣波動,顯然那個女人已經半只腳踏入煉氣九重境,隨時都可能突破。

“真是妖孽云集啊,紫霞山脈與幽冥林的天才都云集如此吧?”子瓊輕笑道,能夠在各自宗派成為最出類拔萃的人,足以證明他們的天賦,這混元乾坤界試煉,還真有意思。

飄雪點頭:“沒錯,幽冥林那邊的人從另一個入口進入,我們暫時沒有辦法看到他們,進入混元乾坤界后,對于妖族要格外小心,在混元乾坤界內,他們的實力有所增幅。”

扭曲的空間,突然泛起了一層層猶如水波般的漣漪,隱隱間,有著一種相當恐怖的波動,自那些扭曲的空間之中傳出。而周圍的人海,也因為變故而再度騷動起來,熟悉這一幕的人都知道,這是混元乾坤界開啟的征兆。

天下盟有名的兇地,因遠古大陣封鎖的緣故,混元乾坤界在以往幾乎是常年封鎖,常人根本不可能闖進,伴隨歲月的流逝,大陣也出現破洞,最后天下盟數位大能出手,將混元乾坤界的陣法再次鞏固,只留下進入的陣口,每過十年,陣法削弱的時機,正是無數煉氣九重境之下的修煉之士蜂擁而進的最好時機。

據說只要在混元乾坤界內僥幸不死,出來最少能突破一個小境界,那些門派天才更是恐怖,一個大境界更是比比皆是。

可怕的波動,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天空之上擴散著,而那遠處矗立在天地間的空間屏障,也是越來越扭曲,一種陰冷暗沉的波動,傳蕩開來。

“要開啟了么?”

子瓊的目光,也是略帶奇異的盯著那片扭曲空間,對于這片曾經發生詭異變異的地方,她其實也是相當的好奇,或許在這里,也許她能夠知道原天下盟總部到底發生了什么異變。

“待會進入混元乾坤界時,我們氣息一定要相連,否則便是會被傳送散開。”夏飄雪看著遠處越來越扭曲的空間。而后轉身,臉頰凝重的道。

作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