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遮天之異時空 作者: 江凌青 字數:2294 更新時間:2019-11-18 11:35:26

第十一章 動亂結束

不死天皇很快收到消息,將君悅送回北斗天宮,隨后一步踏出,來到了這個紅色的星球。

不死天皇擲出八十一桿黑色大旗,封鎖了這顆古星,阻止了黑霧的蔓延。

“什么人敢闖我的領地?”

這片黑霧翻滾之地,探出一只巨大的頭顱,那是一頭蛟,體形龐大,足有十幾萬丈長,罕見的巨型生物!

“嗡!”

它探出一只大爪子向前抓來,黑霧澎湃,十分兇狂。

它很強,至尊之下罕有敵手,但是終究不如不死天皇這等證道者,噗的一聲,蛟龍之軀被撕為兩段。

時間一天天過去,這一日,不死天宮里突然沖出幾塊神源,與此同時不死天皇的“神我”也一步踏出消失在宇宙深處。

君悅一怔,隨即跳上其中一人肩膀,強硬的要求他們帶她一起。她知道那個人遇到了很大的困難,不然也不會讓昔年陪他征戰的八部神將全部出世。

宇宙邊荒,一些星辰殘骸,遍布周圍,十分荒涼。

此外,還有血流淌著妖異的光芒,更遠處是一些黑暗生靈崩開的軀體,有人碎掉了,有人還留著尸骸。

“你怎么也來了?”不死天皇無奈一笑,他當初就是不想讓她受到傷害才將她送到天宮的,不曾想這次既然也來了。

“哼!”君悅冷哼一聲,轉過頭不理他,看向遠處的戰場。

“小家伙,還鬧脾氣呢?”不死天皇頭疼了,他什么都不怕,就怕君悅鬧脾氣。

“他們是什么東西?”君悅厭惡的皺了皺眉,她一點都不喜歡這陰冷黑暗的氣息。

“黑暗生靈,九天十地曾被這些生靈侵略過。”不死天皇解釋。

“黑暗生靈……”君悅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們中有比你強的?”

“有點棘手。”不死天皇沒有隱瞞,事實上沒有隱瞞的必要,確實有兩個比他強一點,剩下的也有幾個跟他差不多。

“如果借你重瞳和至尊術,有幾層把握?”

“八層!”不死考慮了一下,方才回答。

“背我!”君悅飛到不死天皇背后。

不死天皇將她背起,頓時感覺雙目陣陣刺痛,而后竟能看透虛妄,所有秘術的運轉與攻擊在其眼前都變慢了。

不死天皇再次沖進了戰場中,展開攻擊,眸子燦若驕陽,竟可看透諸多破綻。

君悅重瞳發光,伏在不死天皇背上,冷漠的盯著黑霧中的生靈,眸光令人心悸。

突然,君悅傳音,得到不死天皇配合,汲取其汪洋般的精氣神滋養己身。他的重瞳發光,射出一片符文,烙印虛空中,密密麻麻,竟影響了天地間的所有秘術,強烈干擾了黑霧中生靈的攻伐。

突然,一股恐怖的波動自不死天皇身上散發,宛若一個太古的神王出世,震動了茫茫天地,他的胸部在發光。

“嗯?”黑霧中的黑暗生靈一驚。

這太突然了,這股恐怖的力量壓制了一切,竟磨滅了他的攻擊,并且還帶著一股凈化的氣息。

這場戰斗延續了數日,一個女子悄悄靠近了君悅,不死天皇看了她一眼,以霸烈手段將黑霧中的一個生靈擊殺,而剩下的一個生靈竟然自爆。

不死天皇臉色一變,趕緊退后,這等人物的自爆連他也不敢小噓。然而其處于爆炸中心,自爆速度又極快,終究還是沒能完全躲過,本能之下將君悅送到了相對安全的地方。

這一戰很慘烈,許多星域都毀滅了,八大戰將戰死了四個,三個重傷垂死,還有一個也已經沒有再戰之力,而不死天皇自己更是因為自爆受了重傷。

“敢爾!”不死天皇一步踏出,將君悅抱在了懷中,用神力為君悅治療,冷漠的盯著眼前的女子。

君悅胸口和額頭流血,虛弱的看著眼前的女子,眼中有著不解疑惑,很快又變成了然,都是寵溺惹的禍呀!

“他是一個人族,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女子狠狠地瞪著君悅道。

“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死天皇冷漠開口,“那個孽種之所以留下,不過是她將來踏上證道之路的墊腳石而已。”

“天皇,她究竟有什么好?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罷了!”女子怨恨,“您竟還要犧牲我們的孩子?”

“背叛者也配質問我?”不死天皇淡淡開口,“那個孽種是誰的我想你心里清楚,至于你,沒有活下去……”

“將她封印吧。”君悅突然開口,眸子中滿是冷意,她想親手解決這個人。

“……好……”不死天皇猜到了君悅的用意,自然不會拒絕,很快就出手鎮壓了女子。

“放心,我不會真的死!”君悅虛弱的笑笑,“你知道我不應屬于這片天地、這個時代,就算在這片天地死去又如何?”

她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卻因為時空裂縫的緣故意外來到這個時代。受天地大道保護,不會真正死亡于這片天地,會回到屬于自己的時代,但是會失去這段記憶。

不死天皇自然也知道,但他怎能看著她就此死去?他將君悅暫時封印,帶上八大神將回到了北斗,第一時間就將君悅封進中州龍脈,護她元神不散。

三年后,不死天皇再次來到了中州,將一道仙光融于君悅元神,用皇血洗禮其身,更是將本源斬盡,十分之二融于其至尊骨和其雙手,剩下的八分被他封印,留待她日后所用。

“你何須如此?”君悅嘆息,她雖然封于神源,但是卻依然可以感知外界發生的事。

“我需要換血再活一世,我會活下去,活到你的那個時代,等你證道。”

“嗯,我相信你可以的。”君悅笑笑,嚴肅的說道,“不過我不希望你殺害其他帝皇。”

“只要他們不招惹我,我就不會管他們。”不死天皇一怔,小家伙怕是知道些什么。

“他們兩個,真的不是你的孩子嗎?”君悅好奇,難道堂堂一代天皇愿意戴綠帽子?

“他們不是我親生的,不過他們出生時我用帝血給他們洗禮了一下,讓世人以為那是我的子嗣。”

“為什么?”君悅充滿了不解,破源而出。她的輪海與仙臺的傷勢已被治療好,已經可以不用神源封住生機了。

“等你足夠強我再告訴你。”不死天皇抱過君悅,來到了不死天宮。

“我已經推算出你快要離開了。”不死天皇道,叮囑道:“這片中央天宮我會封印,這里有留給你的仙珍和護道者,他們只會聽命于你,就算以后那幾人出世你還處于弱小,也不用懼怕。”

“我不需要的。”君悅拒絕,她并不缺少這些。

“我知道你在后世身份定然不一般,師門肯定有珍貴的東西留給你,但是……”不死天皇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強硬的讓君悅收下一枚五色令牌和一塊紫色鳳凰玉佩,讓她不要離身。

作者的話
江凌青

作者什么都沒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