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嫡女重生:王爺的溺寵王妃 作者: 蘇凡 字數:2056 更新時間:2019-04-04 07:58:30

第六章 夫人,小姐發燒了

原來,剛才竹韻去廚房,在觀察過梅香盛藥的碗后拿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碗放在了這個匣子里,并用蘇沫的被子掩蓋上。

吃藥時,蘇沫從匣子里拿出提前準備好的這個碗,跟梅香端來的真正的藥碗進行交換,在交換的過程中,還倒了一些藥汁在準備好的碗里。

交換之后,蘇沫端著假的藥碗裝作在喝藥,而竹韻放下雙手,借著給蘇沫掖被子的機會,把真的藥碗放進了匣子里,藏在了蘇沫的被子里。

由于梅香站在屋子中間,而竹韻又故意遮擋著她的視線,所以梅香對蘇沫和竹韻的小動作毫不知情。

看蘇沫胸有成竹的樣子,竹韻道:“我的好小姐,你來教教奴婢,這碗藥可怎么處理?一會兒梅香該回來了!

蘇沫說:“你現在就端著這個匣子去廚房,把這藥倒進梅香熬藥的砂鍋里,然后帶一些點心回來。這樣梅香和其他人都不會發現這藥我沒喝!

竹韻一聽,立刻帶著匣子去了廚房。

等竹韻回來時,梅香已經在蘇沫床邊伺候了。

吃過竹韻帶來的點心,蘇沫看看兩個丫鬟吩咐:“下午你們都下去休息吧,喚秋蘭來伺候我。晚上竹韻再過來伺候,梅香好好休息,明天陪我去迎接祖母!

梅香和竹韻齊聲應“是”退下了,換秋蘭來伺候。

一下午汀蘭苑都很安靜。

初春的陽光照得整個院子都暖洋洋的,一切仿佛是歲月靜好的模樣。

只有重活一世的人才知道這院子里暗藏的骯臟和丑惡,一不留神,便會萬劫不復。

秋蘭伺候到亥時,才喚了竹韻過來伺候,梅香也跟著來了。

看蘇沫好好的,一點兒事兒也沒有,梅香有幾次都想找機會出去找楊姨娘,但是竹韻一直在跟她聊天,她根本找不到機會出去。

想到楊姨娘這一年來的手段,梅香又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丑時剛過,蘇沫就發起了燒,梅香看蘇沫發燒了,一直提起的心終于放回了肚子里。

梅香跟著竹韻忙前忙后地伺候著發燒的蘇沫。

寅時蘇沫才沉沉地睡去。

竹韻對著梅香道:“你去休息一會吧,休息好了還得去跟楊姨娘稟告一聲,老太太回來,小姐這身體是無法去迎接了!

梅香看蘇沫確實病得不輕,不可能去接老太太了,就安心地去休息了,心里還美滋滋地想明早要去楊姨娘那邀功。

梅香剛走,蘇沫就睜開了眼睛。

竹韻把蘇沫扶起來道:“小姐感覺怎么樣?”

蘇沫說:“我沒事,不過是裝給梅香看罷了,不用擔心!

“梅香走的時候什么反應?”

竹韻撇撇嘴說:“眼角眉梢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想必是信了。真不知道楊姨娘給了她什么好處,值得她這樣!

蘇沫拍拍竹韻的手:“她信了就好,別的暫時先不用管,接完祖母再解決她梅香這個隱患!

“行了,折騰了一晚上了,還有幾個時辰天亮,咱們也休息會兒,明天早晨還要起來去接祖母呢,可得精神點!

竹韻點點頭,和蘇沫一起休息起來。

辰時一到,梅香便收拾停當了。

到蘇沫屋里看蘇沫還在睡覺,頭上敷著毛巾,便知道蘇沫還沒好。

于是梅香開開心心去了楊姨娘的院子。

楊姨娘這邊正等著梅香送消息過來呢,雖然張大夫說了那藥萬無一失,但是不確認,楊姨娘心里總是不踏實。

看梅香過來了,楊姨娘收了收著急的神色,才問:“大小姐怎么樣?”

梅香附身回到:“大小姐半夜發起了燒,今天怕是不能去迎接老太太了,特意派梅香過來跟夫人說一聲!

楊姨娘暗暗松了一口氣,面上卻表現出焦急的樣子。

“怎么又發燒了,昨天大夫不是說沒有大礙嗎?我得去看看去!

梅香知道楊姨娘不過是想去確認一下蘇沫的情況,并不是真的擔心蘇沫,便道:“夫人,奴婢來的時候大小姐還在睡覺!

楊姨娘一聽,跟張大夫說的情況一樣,心里踏實下來。

“既然大小姐在休息,我就不過去打擾了。還有,今天迎接老太太,我這兒事務繁忙,你若有時間就留下來幫忙吧!

一聽到能在老太太跟前露臉,梅香立刻答道:“大小姐那有竹韻她們伺候,能為夫人和老太太效勞是奴婢的榮幸,便是大小姐知道了也會夸奴婢的!

楊姨娘點點頭:“那你就留下來吧,我讓紫燕去汀蘭苑通知一聲!

梅香開開心心地應下了。

為了迎接老太太的到來,楊姨娘可謂用盡了心思。

整個蘇府布置得非常精致,下人們也都精神氣十足。整個蘇府都沉浸在一種熱鬧喜慶的氛圍里。

還差一刻巳時,楊姨娘就帶著蘇府的一干人等在門口等候了。

楊姨娘和蘇嫣然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所穿的衣裳,所配的首飾,都是精挑細選過的。

如果不知情的人看了,還真會以為是哪家的主母和嫡出的小姐在迎接老夫人的歸來。

跟在身后的丫鬟和小廝也都安安靜靜的,看上去非常規矩。

楊姨娘回頭看了看下人們的表現,極是滿意。

因為知道老太太特別重規矩,所以從接到老太太回來的消息后,她就開始嚴格要求這些下人,以規矩不規范為借口這幾個月可是沒少克扣他們的月銀。

這些下人都被扣怕了,是以每個人都十分小心謹慎,生怕又被楊姨娘的眼線挑出錯來,扣了月銀。

再想到最礙眼的嫡女蘇沫沒能來,楊姨娘心里就更得意了,一個沒了娘的臭丫頭哪里斗得過自己。

在靜靜的等待中,門口的街道上終于傳來了馬車行走的聲音。

楊姨娘心里一陣激動,暗暗朝蘇嫣然使了一個眼神,讓她一會兒好好表現。

馬車的聲音越來越近,楊姨娘和蘇嫣然都挺直了背盯著門口,生怕錯過了什么似的。

突然聽門口的小廝喊道:“來了!來了!”

蘇沫的父親蘇博文已經迎了出去。

楊姨娘剛抬起腳步想跟上去,就聽見身后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是祖母要到了嗎?我沒來晚吧?”

作者的話
蘇凡

請多多支持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