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重生庶女:毒寵凰妃 作者: 素衣瓊華 字數:2507 更新時間:2018-08-15 08:03:16

第四章、慶王來訪

“水,水……”子童一直守在床邊,看孟瑾瑤醒了,趕緊倒了水扶她起來。

之前子童已經喂過孟瑾瑤藥了,紅疹雖然還未消失,但也淡化了許多,定安侯看她安穩地睡著了,也就離開了。

孟瑾瑤卻神情有點恍惚,她總覺得有什么事被她遺忘了。

“子童,你知道咱們京城內有什么權貴之人喜愛紫色嗎?”那個男人對她來說一定很重要。

“奴婢不知。不過倒是早有傳聞,九王爺甫一出現,必身穿紫袍!

九王爺,宸王,軒轅宸。

孟瑾瑤對這位王爺的印象不深。

前世的時候,乾元帝確實是屬意九王爺繼位的,九王爺卻明確表示無意皇位。

她在幫軒轅慶爭儲的那段歲月,基本上沒見到過宸王。

若不是今日的夢,她可能都想不起他們那么早就相遇過。

雖然并未得見真顏,但孟瑾瑤篤定,就是他。

正想著,前院有人來報,說是慶王來訪,夫人讓小姐到前廳見客。

自古就沒有男人談事,女人參與的例子,更別說閨閣中的小姐了。

她大約明白秦氏的想法,想讓孟瑾煙嫁的更好些,但也不愿意放棄軒轅慶,與秦氏前世的想法是一樣的,用她為孟瑾煙鋪路。

這廂孟瑾煙還在不滿地問秦氏:“孟瑾瑤一個庶女,你讓她來干嘛呀?”

秦氏一點她額頭:“傻孩子,這宮里出來的人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你別看慶王現在不受寵,誰知道日后怎么樣呢?”

“你不能與他扯上太親密的關系,但是我們可以讓孟瑾煙先試試水!

孟瑾煙了然的點頭,和秦氏說說笑笑的往前廳去了。

孟瑾瑤不期然地想起她和軒轅慶初見時的場面。

那一年,她在祠堂跪了六個時辰,膝蓋骨生疼,站起來的時候整個腿都軟了,除了發麻,竟感覺不到腿的存在。

子童因她受罰,不敢待在她身邊。她癱坐在地上好久才恢復了知覺。

祠堂很是偏遠,她走走停停,額上見了汗,頭發散亂下來,她顧不得整理,狼狽不堪。

走上花園的鵝卵石小路時,她終于還是體力不支,就要摔到。

一雙手攬住了她的腰,一用力就把她提起來了,她撞上了一個溫暖的胸膛。

她自幼被衛婉婷教導,知曉男女授受不親,急忙就要推開他,只是推不動。

那個人也彬彬有禮的樣子,順勢松了手上的氣力,改為握住她的手腕。

“姑娘是府上的小姐吧,本王沒有惡意,只是見姑娘似是身體不適,出于好意才幫忙的!甭曇艉苁菧睾。

她這才敢稍稍抬頭看他,卻又很快低下頭去。只得道:“見過王爺!

他后來將她送到她的院子外,謹遵禮數沒有進去。

她當時并未看清他的長相,只是后來聽孟瑾煙說她是個有福氣的,居然能得到慶王照拂。

她說這慶王啊,生得極好,身高八尺,形貌昳麗,,有潘安之姿。

孟瑾瑤也就悄悄上了心。

后來慶王常來府中,她果真覺得軒轅慶是極好的。

“子童,給我梳妝!闭媸强彀,兩天之內就見到了這么多舊友。

她到的時候,孟瑾煙,秦氏已經在和軒轅慶喝茶談笑了。

秦氏身穿絹紗金絲繡花長裙,外罩流彩飛花蹙金翚翟袆衣,頭戴瑪瑙勝華,端的是華貴大氣。

孟瑾煙則身穿軟銀輕羅百合裙,鵝黃色映襯的她的膚色更白,頭戴蝴蝶釵,透出活潑來。

舉止端莊,一點不像庶女出身,和軒轅慶交談,也沒有女兒家的嬌羞扭捏。

反倒是定安侯在主位上喝茶,沒有說話。

他的態度一直就很明顯,不親近任何一個皇子,不參與儲位之爭,他只擁護皇帝。

是以他對軒轅慶并不熱情,但也不能失了禮數。

“瑤兒,快來見過慶王!庇窒蜍庌@慶介紹“這是我府上的大小姐,孟瑾瑤!

孟瑾瑤以為可以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情緒,但直到真正看到軒轅慶那張臉,之前種種紛涌而來,她竟有點惡心想嘔,如此強烈的反應也是她沒想過的。

她用力攥緊了手指,竭力克制。

福身一拜:“見過慶王!贝瓜碌难劾锸窃僖惨植蛔〉膮拹。

軒轅慶打量眼前的女孩,白色的百褶如意月裙,外披藕絲琵琶衿上裳,淡雅別致,因是女兒家,只梳了當下流行的垂掛髻,俏皮可愛。

行禮端莊大方,果然是主母養大的嫡女。

定安侯府在衛將軍府出事之后,孟老夫人就立即趕主母下堂的事人人皆知,雖是不恥孟老夫人的作風,也不能多說什么。

畢竟是人家家事,何況易地而處,若自身碰上這樣的事,怕是也會選擇獨善其身,只是會做得隱蔽些罷了。

“免禮!

孟瑾瑤抬起頭來,坐在孟瑾煙身邊,靜靜地也不多話。

一前一后兩位嫡女坐在軒轅慶的對面,他忍不住對比起來。

孟瑾瑤臉型比較瘦長,上下寬度基本相同,但臉寬小于臉長越三分之二,顯得理性,深沉。

淡粉的胭脂,飄逸的柳葉眉又很好的緩和了這種感覺,尤其是那雙眼睛,清澈靈動,卻又仿佛暗藏黑暗,引人探究。

孟瑾煙則是標準的美人,小巧的瓜子臉,秀氣的鼻子,宛若琉璃的眼睛,少見的拂云眉,都增色不少。

若論姿色,孟瑾煙要更勝一籌。但是論氣質,他發現,還是孟瑾瑤更吸引人些。

定安侯的這兩女兒竟如此出色。有道是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慶王?”秦氏正喋喋不休地說些什么,卻見慶王正定定地想著什么,眼中有思索,也有考量。

再一看,眼睛緊盯她的煙兒,心里樂開了花,臉上也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來。

軒轅慶回神,告歉道:“是本王失禮了,實是兩位小姐沉魚落雁之姿,忍不住多看了些!

秦氏看她連孟瑾瑤也夸了,臉上的笑就淡了下來,又不敢表現太過,臉上一時有些僵硬。

定安侯也覺得這五王爺過分了些,畢竟盯著女孩子看是不合禮數的。

“慶王身份高貴,瑾瑤不好說什么,但慶王在外作客,就要知禮守禮!

“我和妹妹還是未出閣的姑娘,本是不被允許見外男的,既然母親愿意讓我們來見見貴客,我們也就來了!

“您這樣盯著我們看,只會說是美人在前,忍不住多欣賞兩眼,我和妹妹的名聲卻要毀了。不知慶王在別人府上是否也是這樣?”

孟瑾瑤一番話竟同時說秦氏和軒轅慶不知禮數。

軒轅慶臉上有了怒色,他雖不受寵,但他身份在那兒擺著,還沒人敢這么說他。

秦氏也頗尷尬,孟瑾瑤是在說她不知禮教,竟讓閨閣里的小姐接見外男。

孟瑾煙連忙道:“慶王息怒,姐姐她這話沒有別的意思的,只是自幼與衛將軍府親近,性格難免不羈了一些,還望王爺莫怪!

軒轅慶剛想著原來如此,衛將軍府上一家子莽漢,這女兒教導成這樣也是沒誰了。

只聽孟瑾瑤淡淡道:“自是比不得妹妹,在母親的教導下,可真是蕙質蘭心!

“這不,母親一過世,母親就坐上了主母位置,妹妹這嫡女身份,也是正當了不少!

定安侯低聲訓斥道:“還有沒有點分寸,瑤兒,煙兒,你們先回自己的院子里,好好把《女戒》抄一遍,秦氏,我和慶王還有要事要談,你監督她們倆!

孟瑾瑤行禮告退,先走了。秦氏母女雖不甘心,也不得不從。

作者的話
素衣瓊華

有什么意見盡管提哦,不要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