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重生庶女:毒寵凰妃 作者: 素衣瓊華 字數:2231 更新時間:2018-08-15 08:01:50

第三章、定安侯表態

孟瑾瑤和定安侯走了之后,柳姨娘和孟瑾樂也行禮告退了。

孟瑾煙為老夫人捶著腿,狀似無意地說:“我看姐姐真是有份孝心的,還病著就來請安,就是……”

“嗯?怎么吞吞吐吐的!

“就是這一屋子的人,難免不透氣,雖說祖母身體康健,畢竟年紀大了,姐姐也不怕過了病氣給祖母!

老夫人一聽當即就失了色:“我就說,她怎么好端端地來給我請安,竟是安了害人的心,還是煙兒考慮周到,不枉費祖母這么疼你!

連忙吩咐孫嬤嬤打開窗戶透氣。

孟瑾煙眼中閃過精光,孟瑾瑤,失去了嫡長女身份和老夫人疼愛,你拿什么和我斗。

秦氏的嘴角也掀起來,還是她的女兒有出息。衛婉婷斗不過她,她的女兒也不行。

“多謝爹爹為女兒說話!崩戏蛉藨B度強硬她早有預料,畢竟將軍府的事還未過去,她母親去世也讓老夫人晦氣。

“你和爹爹也這么客氣嗎?”

孟安義嘆了口氣,“自從你母親過世,你就沒在和爹爹說過話了,爹爹知道你心中有怨,受了委屈?赡钱吘故堑哪赣H,不能太過分!

“爹爹是這么看女兒的嗎?”孟瑾瑤看向孟安義,眼里全是委屈。

“不管祖母做了什么,都是瑤兒的長輩,瑤兒也盼著闔家歡樂。爹爹最疼瑤兒了,瑤兒愛您還來不及,怎會和您置氣?只是母親不在了,瑤兒悲傷欲絕,也就顧不得其他事了!

她之所以趁病請安,一是不想讓秦氏計謀得逞,在老夫人面前露個臉。二就是讓定安侯心疼的。

她已經認清府中眾人的嘴臉了,可嘆她前世和父親關系越來越遠,讓秦氏和孟瑾煙鉆了空子。

孟安義心疼的摸摸孟瑾瑤的頭:“瑤兒已經這么大了,懂事了。爹爹雖然不管內宅之事,但你有什么事都可以來找爹爹,爹爹為你做主!

正說著話,孟瑾瑤忽然急喘起來,嚇到了孟安義,子童也急忙跑上前來,只見孟瑾瑤的脖子和手臂上出了一堆紅疹。

孟安義抱起孟瑾瑤就往她的院子跑,吩咐身邊的小廝去找府中大夫。

大夫很快就到了,看過情況以后說:“稟老爺,大小姐沒什么大事,就是接觸了什么不好的東西,身體產生了不良反應,我這就開藥,大小姐服用就沒事了!

大夫去了外間開方子,孟安義扭頭喝問:“瑤兒今日可是吃了什么?”

子童搖搖頭,一下子就跪下了,眼淚都出來了。

“老爺,你看看小姐身上穿的衣服,那是奴婢的衣服啊。許是小姐身體嬌貴,皮膚柔嫩,之前一直穿著上好的衣物,一時不適應這下等的衣物才出疹子的!

“瑤兒是我府上的嫡出大小姐,為何要穿你的衣服?”

子童哭得更慘:“小姐說,嫡庶有別。她的那些衣服不能再穿了,老夫人會責罰她的。自夫人娘家出事后,老夫人就趕夫人下堂,連帶著也不喜歡小姐了。小姐以前每次去福安堂都是高高興興的,如今卻要想著是不是有什么不妥,生怕被抓了錯處!

子童看看昏過去的孟瑾瑤,膝行兩步,不停給孟安義磕頭“老爺,您可憐可憐小姐吧,小姐的身體真的受不住!若是夫人在世,哪舍得小姐這般受委屈!”

“荒唐!這事兒我自會和老夫人還有秦氏說,你先起來,伺候你家小姐吃藥!

孟瑾瑤睡得極不安穩,身上隱隱發癢,她不安分地伸手亂抓,卻被一雙有力溫暖的大手按住。孟安義按著她的手,防止她亂抓。

不由得想起孟瑾瑤五歲的時候,不知為何竟染上了水痘,連續發了一日一夜的高燒,太醫都說難以治療,老夫人說這東西傳染,遣散了院子里的奴仆,甚至要求他離得遠些。

他和婉婷不眠不休地守了她兩日,,生怕出個什么閃失。

那水痘遍布全身,臉上也全是,婉婷怕她撓破留疤,讓他按著瑤兒的雙手,就像現在這樣。

好在后來有驚無險,她順利熬過來了,燒退了,水痘也退了。

孟安義臉上有緬懷的神色。

他和婉婷少年夫妻,相識于他最得意之時,那時他高中探花,戴著大紅花騎馬游街,一個少女蒙著面紗在路邊看糖人,他騎馬飛馳,疾風吹掉了她的面紗。

他回身望去,竟隱隱動心。

他們倆的婚事在當時也是一段佳話?扇缃,婉婷不在了,他們的女兒竟也隱忍至此。

孟瑾瑤的眉頭猛然皺起,仿佛陷入了什么可怕的噩夢。

孟安義一只手抓著她的一雙小手,另一只手則輕撫她的頭,想要幫她安靜下來。

“瑤兒,不怕,爹爹在這兒!

好熱鬧啊,花燈好漂亮啊。

這是她十五歲時的乞巧節。那時,她剛及笄,和慶王軒轅慶的婚事早就定下。不久之后她就要嫁入王府,且是以側妃的身份。

她是偷偷跑出來的,為了配得上軒轅慶的皇子身份,她日夜練習琴棋書畫,甚至為了助他成事,研習兵法,一刻不敢放松自己。

在婚事之前,她終于給了自己一個放松的機會,但她謹記不能拋頭露面,蒙了面紗。

她沒有參加過乞巧節,甚至不知道要自己做一盞花燈,寫上自己的愿望,放到河里,如果河燈不滅,愿望就會實現。

她只是看著漂亮的花燈艷羨得緊,就買了一盞,隨手投放。

她一放手,花燈就打翻了,燈也滅了。

她有點怔愣,莫名覺得不是什么好兆頭。

還沒待她多想,周圍的人群就騷動起來,說什么月老祠前的一線牽活動要開始了。

百姓們朝一個方向涌去,她頗感好奇,就跟著去了。

月老祠前有姻緣樹,求姻緣的人都會把紅繩在樹上。還有一座不算長卻也看不清對面的橋。

男男女女分別站在橋了兩遍,橋面上鋪滿了密密麻麻的紅繩。繩的兩頭就是有緣人。

哪怕她傾心軒轅慶,也忍不住想試試,也許那頭就站著他呢。

但她也害怕對面是個陌生人,猶豫了一會兒,下定決心的時候就見橋上擠滿了人,人群腳下只剩孤零零的一根紅繩了。

她隨手撿起,繩子輕飄飄的,她不確定對面是否有人。

她虔誠的走上橋面,手中的繩子越攢越多,卻始終不見有緣人。行之橋中心,她終于能拽直繩子。

對面竟是有人的嗎?

她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漫步至橋頭,終于看到那個戴著金屬面具,身穿紫袍,擁有深邃黑眸的男人。

紫袍?孟瑾瑤伸出手去,卻抓了個空。

她猛然從夢中驚醒,干渴的感覺席卷了她。

作者的話
素衣瓊華

各位路過的小可愛請留下你們的足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