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設置
書籍詳情
加入書架
推薦票
金票
打賞
評論區
重生庶女:毒寵凰妃 作者: 素衣瓊華 字數:2252 更新時間:2018-08-15 07:58:58

第二章、老夫人

次日清晨,孟瑾瑤不顧子童阻攔執意要下床。她要去給老夫人請安。

她的父親孟安義是白手起家,當年高中探花,又因救駕有功,被破例封為定安侯,世襲罔替。

老夫人來自鄉野,目光短淺又自視甚高。為了凸顯自己的身份,極重規矩。

前世這個時候,她因服用秦氏帶來的人參身子更虛,臥床數月,未能在老夫人膝下盡孝。

倒是孟瑾煙早晚請安一天都沒落下。

老夫人本就因親家出事對她母親和她不滿,認為她們阻了她兒子的路,再加上秦氏和孟瑾煙時不時地煽風點火,老夫人對她的關愛日漸減少,最后甚至發展成了厭惡。

在這府里,只有父親是真心關愛她的。

但是,父親終究忙于政事,對府中家事一竅不通。

之前有她的母親操持,現在有秦氏。以致于父親一直以為她過得很好。

她前世親近秦氏,哪怕受了委屈也未向父親求助,直到最后落得如此下場。

若想安安穩穩地生活,她就必須抓住老夫人的心。

“子童,我還在孝期,拿件素凈的衣裳來,而且不能用上好的綢緞的,最次的就可以!

子童不解地問:“為什么啊小姐,次品穿著不舒服的!

孟瑾瑤深深看她一眼:“嫡庶有別!

她大病初愈之后,欣喜地去給老夫人請安,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得到老夫人的心疼,卻被老夫人呵斥。

說她已經是庶女了,卻還穿著嫡女的衣服,罵她不懂規矩,要請家法。

還是秦氏連忙告罪,說是她疏忽了,沒有準備庶女的衣服給她。

老太太看兒媳婦幫忙說話了,就免了她的家法,罰她到祠堂跪著。

她感恩地看了秦氏一眼,更加親近于她了。

如今看來,她不在老夫人的身邊時,秦氏和孟瑾煙還不知如何編排她呢。

子童也不是傻的,夫人走了,還被貶為姨娘,連帶著小姐的日子都不好過。

“奴婢給小姐梳妝吧!

“頭發輕輕扎起就行了,我身上沒什么力氣,胭脂什么的統統不要抹!泵翔幙匆婄R子中蒼白的自己,緩緩勾起唇角笑了。

子童在身后看的一陣哆嗦,小姐和之前很不一樣,具體哪兒不一樣,她又說不上來。

孟瑾瑤還住在原來的院子里,離老夫人的院子不遠,但她身子還未好,虛浮無力,全程倚靠著子童,到門前的時候,已是見了汗。

主屋的門敞開著,她能看到端坐著的父親,先到的秦氏,孟瑾煙,還有柳姨娘和三妹孟瑾樂。

二伯一家子正巧前兩天出門了,故不在此。

她父親和母親恩愛非常,若不是迫于老夫人的壓力,父親根本不會納妾。府里一主母,倆姨娘,也是很少見的了。

孟瑾桓呢,為何不見他?孟瑾煙心下納悶。

屋內擺著一盤點心,孟瑾煙正拿著點心哄老夫人開心,一派其樂融融的樣子。

還是父親先看到了她,快步走了出來。

秦氏和孟瑾煙也跟著出來了,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詫異。

“你身子還未好,怎么過來了?”父親攙扶著她,讓她想起兒時的情景來,一時就紅了眼眶。

秦氏也趕忙道:“你這孩子,真不來請安也沒人會說什么的。母親不是囑托了你嘛!

什么囑托,分明就是認定她起不來。

“這眼睛怎么也紅了?是不是外面風大,讓爹爹扶你進去!泵翔獰熞矓D開子童,和定安侯一人摻了她一邊。

但她能感覺到右臂上的疼痛,孟瑾煙用力太大了。

老夫人端坐在主位上,一頭銀發高高盤起,明明年紀已高,還戴著一頭玉珠子,身穿墨黑色暗紋圓領袍,鑲著綠色的盤錦扣。

看她進來了,也只是撩一撩眼皮,沒什么表情

定安侯要扶孟瑾瑤坐下,孟瑾瑤卻輕輕掙開了他的手,孟瑾煙也順勢放開了她。

她跌跌撞撞地前行幾步,又端端正正地跪在老夫人面前:“孫女兒,不,是瑤兒來給祖母,不,是老夫人請安!

孟瑾瑤恭恭敬敬地磕頭。

又完整的復述一遍:“瑤兒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命孫嬤嬤將她扶起:“你病重還來給老婆子請安,可見孝心一片,卻為何連話都說不清楚?”

孟瑾瑤臉色更加蒼白:“瑤兒身體已無大礙,只是氣力還未恢復,瑤兒不是說不清楚話,只是以往時候瑤兒是嫡女,都是叫祖母的,如今,瑤兒只是庶女,只能稱老夫人,瑤兒不敢廢了規矩!币环捳f得情真意切。

老夫人卻無絲毫祖孫孺慕之情,呵斥道:“既然知道不合規矩,就該想好了再說話,不然平白丟我們定安侯府的臉!

孟瑾瑤還未說話,孟瑾煙急忙說道:“祖母莫怪,應是姐姐神志不清,才會如此糊涂,定不是故意說出來讓祖母生氣的!边咬重了故意二字。

老夫人更氣,孟瑾瑤這幅樣子擺明就是故意來博得同情的,還好她明智。

定安侯正要說話,卻被孟瑾瑤搶了先:“妹妹說這話可就誅心了,我只是因為沒有睡飽才昏迷的,如今睡了兩日,雖是身體不濟,但也能夠撐著來給老夫人請安。更何況母親還為我找來了最好的大夫,若是本來睡兩天就能好的病,卻在看診之后變得神志不清,難不成是大夫要害我,還是母親要……”

“瑤兒,有些話可不能隨便亂說,母親請來大夫是真心為你好,而且,你現在已經能下床了,可見治療是有作用的!

秦氏趕緊打斷孟瑾瑤的話,孟瑾煙也有一瞬間的緊張,沒想到孟瑾瑤會反駁她。

孟瑾瑤點點頭:“母親說的是,瑤兒現在能夠坐在這里,全托了母親的福,所以才會說妹妹剛才的話誅心,誅的正是母親的心吶!

定安侯淡淡出聲:“母親,瑤兒從出生起就是這定安府的嫡女,從懂事起就日日來給您請安,叫了十三年的祖母一時改不過來也是人之常情。她身子還未大好,兒子先送她回去!

因著老夫人擅自做主抬了秦氏為主母,母子之間有了嫌隙,但礙著孝順,他也沒說什么。

可是沒想到衛氏就這樣走了,他對瑾瑤母子越發愧疚。

老夫人明顯還想說些什么,但看著兒子的臉色,擺擺手:“罷了,讓她先回自己院子里休息吧!

瑾瑤俯身一拜:“瑤兒感覺身子已經要大好,明日再來給老夫人請安!

又默默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聲的柳姨娘和孟瑾樂,才讓定安侯扶著走了。

出了福安堂院門,定安侯道:“瑤兒,爹……”

孟瑾瑤有些期待地等著,她知道,后續的那些話才能讓她確定定安侯對她的態度。

作者的話
素衣瓊華

嗯,萌新小可愛求收藏,求提意見,求推薦,求金票,求打賞。 謝謝各位路過的客官